不知道各位看官朋友们小时候有没有做过“正反句”游戏,比如:

课间休息期间,甲同学忽然神秘兮兮地对乙同学说:

“敢不敢把‘清晨我上马’倒过来念。”

乙同学闻言,不屑地瞪了甲同学一眼道:

“念就念,有什么不敢的:马上我澄清——”

“哦,乙同学要成亲咯,要成亲咯!”

谁知乙同学话音刚落,甲同学便一脸坏笑着跑开了,一边跑还一边高声地替他宣传了起来。

千古奇诗两相思,既可以顺着读,也可以倒着念,值得收藏  第1张

其实,像这样的正反句,还有很多,例如:狗咬我——我咬狗,希腊我去过——过去我拉稀,近墨者黑——黑者莫近......等等,举不胜举,不足而一。

由此可见,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,中国人民的睿智广博,那可真不是吹的。

正反句都已如此微妙,那么倘若有一首诗也能正反念,且所表达的意思也都不尽相同,那岂不是更加精彩?

有人说,你这是做梦,句子简单,编纂正反也不算难,可诗词是讲究平仄与声调的,如何可论正反?

还别说,这可真不是我做梦,而是历史上的确有不少正反诗,也叫回文诗。首创者乃是前秦才女苏惠,据说,苏惠的丈夫窦涛移情别恋后,为了挽回丈夫的初心,从小便就擅长诗词歌赋的苏惠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,将两百篇诗词进行了绝妙编排,最后用五色丝线全部绣书在了一张正方形的锦缎上,并命名为:《璇玑图》。

千古奇诗两相思,既可以顺着读,也可以倒着念,值得收藏  第2张

璇玑图无论正读、反读、纵横往复皆可自成诗篇,按照苏惠自己的说法:“除了我的家人,谁也不会明白个中三味”,足可见该图的精妙。

后来窦涛看到了璇玑图后,也终于感受到了妻子苏惠的浓浓爱意,重新回到了妻子身边。

伴随着窦涛夫妻的恩爱如初,璇玑图也被奉若经典,而图中能够正反读的诗文也被赋予了新的名称:回文诗——可以来回读,令爱人回心转意的神奇诗文;自此回文诗便正式登上了历史的舞台。

回文诗起源前秦,兴于大唐,辉煌在两宋,比如唐朝才子徐夤的《回文诗两首》,而著名的北宋大文豪苏东坡也曾经写了不少回文诗,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那首《题金山寺》:

潮随暗浪雪山倾,渔夫渔舟钓月明。

桥对寺门松径小,槛当泉眼石波清。

........

只不过,在所有的回文诗中,最有名的当属李禺的《两相思》,可谓回文界的天花板,不折不扣的千古奇诗。

为什么这样说?

请往下看:

千古奇诗两相思,既可以顺着读,也可以倒着念,值得收藏  第3张

千古奇诗《两相思》

《两相思》

宋代:李禺

正读:

枯眼望遥山隔水,往来曾见几心知。壶空怕酌一杯酒,笔下难成和韵诗。途路阳人离别久,讯音无雁寄回迟。孤灯夜守长寂寥,夫忆妻兮父忆儿。

大致意思即:

我痴痴地望着家的方向,可什么也看不到,因为远隔着千山与万水,虽然我身边有很多人,熙熙攘攘的来回走动,但却没有一个知心者。

壶中的酒早就喝完,却不想再喝了,因为一个人喝着没意思。

多少次我有心给你写信,却连半个字也写不出来一样,因为我与你分别太久了,相思早已羁绊住了下笔的念头。

多想和你说说我最近的改变,又恐没有传书的鸿雁。

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因为我的脑海中全都是思念。

作为丈夫,我思念妻子,而作为父亲,我又在思念子女。

反读:

儿忆父兮妻忆夫,寥寂长守夜灯孤。迟回寄雁无音讯,久别离人阳路途。诗韵和成难下笔,酒杯一酌怕空壶。知心几见曾来往,水隔山遥望眼枯。

大致意思就是:

您知道吗?

子女同样在思念父亲,妻子也在思念她的丈夫啊。

长夜寂寥,辗转难眠......迟迟没有回来的鸿雁,到底飞在何方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带回你消息。

与你分别太久了,本想着为你赋诗一首,却怎么也下不了笔,因为思念早已墨染了灵感的源泉。

拿起的酒杯,又放了下来,不是不想喝,是舍不得,是怕壶中不再有酒,便再也没有了买醉的理由。

我的意中人啊,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回到我的身边?

山高水远,茫茫无际,我早已望穿了秋水,凝干了眼眸,却为何还不曾见到你的身影......

千古奇诗两相思,既可以顺着读,也可以倒着念,值得收藏  第4张

《两相思》为何会被誉为千古奇诗,回文界的天花板,好在哪里?

《两相思》为何会有如此高的评价?

有两点:

一,一首诗,两个主题,正读《思妻诗》,反读《念君赋》,空间人物的转换相得益彰,浑然天成

李禺这首《两相思》无论是正读,还是反念,皆都契韵律,合平仄,没有一点瑕疵。更难得的是:正读是夫致妻的《思妻诗》,从男人的角度诉尽了相思之苦;而反颂则变为妻给夫的《念君赋》,以女人的格局道尽了思念之情。

最巧妙的是读者正读反读之下,隐隐也会随着空间的转变,“身份”的变化,而将情感投入其中,继而真情流露,催人泪下。实属不可多得的上乘佳作。

孤灯之下,丈夫辗转难眠;独窗之中,妻子望穿秋水。

一首诗,两个主题,单独拿出来,亦可在闺怨诗或者思乡赋中占据一席之地,而合起来则是千古一绝。

二,没有华丽的辞藻,表达的却是最真挚的情感

全诗没有一个华词,也没有一段丽句,却能将客居在外的丈夫,对妻子的思恋之情刻画得鞭辟入里,力透纸背;却能把在家等待的妻子,对丈夫的相思之苦渲染得淋漓尽致,入木三分。
虽然我们不太清楚
李禺写这首诗的背景,但却能够通过字里行间感受到他的情真意切,以及对爱情的忠贞不渝。

或许最真挚的情感根本不需要刻意去修饰,去装裱,简简单单才是真,明明白白才是爱。


千古奇诗两相思,既可以顺着读,也可以倒着念,值得收藏  第5张

总评:

水依荷花荷依水,香飘风中风飘香。痴心一片一心痴,思夜孤寂孤夜思。

无情不似多情苦,只有相思无尽处......

思恋是一种寂寞的等待,是一种没有尽头的付出.......没有人真正懂它,只有经历了,才能回味无穷。

千古奇诗两相思,既可以顺着读,也可以倒着念,值得收藏  第6张

谢谢观赏!

关注我,每天都会给您带来不一样的精彩!




(图片来源网络侵删)